今天是: 歡迎您的光臨!
網站首頁 個人簡歷 作品欣賞 影像故事 藝術文章 生活随笔 學生作品 水墨教室 在線留言 
 楊頌雅個人藝術網 >> 藝術文章 >> 畢業作品創作心得
畢業作品創作心得
來源:本站原創 | 類別:藝術文章 | 點擊:2161
畢業作品創作心得
一‧ 緒論
藝術是甚麼?藝術像是一種抽象的東西,難以用三言兩語說得清。中西方幾千幾百年來,很多人窮盡一生的精力追求藝術,得之心醉而神往,如痴如醉,更甚者,令人魂遊太虛;求之不得者卻失望而回。我視藝術如同宗教,藝術家就是修行者,餐風宿露,心無雜念,潛心於藝術當中。我們往往默默經營藝術數十載,舉步維艱卻不問收穫,只求找出屬於自己的藝術表現方式和表達心中的一切。埋頭苦幹,在藝術路上無懼風雨與孤獨,有幸者終於脫穎而出創出一番新氣象,出入自如,成為起舞於金字塔尖上的天之驕子的確是難能可貴的事情。
 
自小酷愛藝術,得到父母對我的栽培,兒時已經讓我參加兒童畫班;中、小學時代便有機會接觸書法及國畫,使我在中國藝術的知識層面上打下基礎。同時,能夠考上中大藝術系對我的藝術生命起了莫大的作用,在藝術系四年的學習期間,個人較偏好書法與中國畫。原因有二,首先是性格較內向、愛靜,而中國藝術的特點是含蓄、內斂和清幽,且富想像空間,故通過水墨表現自我的內心世界較為適合。其次是享受水、墨、顏色、宣紙與各類毛筆所創造出來的可塑性,變化多端。以上種種特點是我一直追求且嚮往的。在藝術學士的生涯中,主要研習中國畫及書法。國畫方面,曾修習工筆花鳥、寫意花鳥及山水。畢業創作則為工筆花鳥畫。書法方面,曾習篆、隸、楷,行、草五體,以篆書和行書為佳。另外,篆刻、版畫、陶塑、攝影和設計均曾研習。在藝術史科方面,主要修讀有關中國畫及書法的課程,認識傳統的過程中有助創作,作品因而有了傳統法則的依據。以下部份將剖析畢業作品及闡述個人的藝術觀。 

 二‧ 剖析畢業作品
是次畢業的作品為兩幅立軸,水墨設色絹本(8尺x 3尺)。《玫瑰園》是以白描為基礎,加上輕輕的托染及色、墨的淡染技巧,力求意境清新雅緻。《蓮池漫漫》則是重彩畫,用色濃厚,利用色彩的變化和構圖的疏密凝聚一股繁茂熱鬧氣氛。兩者在立意上有所關聯而在章法及設色上有所對比。現述創作此兩幅作品的原因,並從構圖、意境、氣韻、設色及筆墨各方面作詳細分析。

a) 創作《玫瑰園》及《蓮池漫漫》的原因
立意就是說這幅畫的主題思想內和形象的真實生動,這也是唐王維山水賦中說的「凡畫山水,意在筆先」,唐張彥運歷代名畫記上說的「骨氣形似,皆本於立意」。「今以萬物為師,以生機為運,見一花一萼,諦視而熟察之,以得其所以然,則韻致豐采,自然生動,而造物在我矣。」我亦抱著這種理念來作畫,生活是繪畫創作的源泉,因此歷代中國畫家都堅持師法造化。我常到九龍公園游泳池游泳,每次皆經過它的玫瑰園,繁花似錦,爭姸鬥麗,心中喜悅萬分,總會拿出照相機拍下其可人的嬌態。可是,某次經過玫瑰園玫瑰的葉子噴上了農葯,變得暗啞無光。花兒雖完好無缺,但玫瑰失去綠葉扶持美態實稍遜色。我非常心痛,故決心拿起紙筆為玫瑰寫生,加上一直以來拍下的照片作參考進行創作,使玫瑰園美麗的景象再現眼前。而《蓮池漫漫》則取材於元朗公園。元朗公園有一個睡蓮池,春夏之間必有數十朵睡蓮盛放,盡入眼簾,故繪之。池內並無鴛鴦,繪鴛鴦實際上是取材於九龍公園的鳥湖。政府為了預防禽流感,關閉鳥湖,因此鴛鴦也不見了,繪之以抒心中掛念鴛鴦之情。「顧生思侔造化,得妙悟於神會。」「學窮性表,心師造化。」以至東晉頋愷之的「遷想妙得」都是在構思藝術形象的時候,「遷」作者的思想,深入去認識和選擇客觀世界而「妙得」── 創作出藝術形象來。這有點近似西方近代美學的「感情移入」或「進入角色」。所以在創作《玫瑰園》和《蓮池漫漫》的過程中,整個人都融化在畫中,把自己親歷兩個公園的情感及回憶皆灌注及濃縮於畫面上。故有著充沛的感情和豐富的想像。 

 b) 從構圖、意境、氣韻分析《玫瑰園》及《蓮池漫漫》
在構圖上,兩幅畫皆用了較稠密的表現手法,成為全舖滿的畫面。在密集式的畫面中也留有空間,大致呈現了S形的走勢,構成疏密有致,繁華中帶點閒逸,雅緻間存有熱鬧的景象。本人喜作密集式的構圖,有以下原因。古代中國畫重視飄逸的意境,寥寥數筆便表現了「景外意」、「意外妙」。尤其在元、明二代的文人畫多是幾筆之作。但中國畫家有緊貼時代的需要,清石濤說:「筆墨當隨時代」。現今的社會,生活節奏急促,科技的發達,拉近了人與人的距離,因此人類對時間及空間的感受慢慢得以轉移,追求新鮮感、速度感及重量感。可見如果只以數筆表現睡蓮和玫瑰,根本不足以滿足自己及觀畫者的慾望。一幅有份量的作品才能有力量使觀畫者注足欣賞,進而研究作品的獨特之處,甚至產生共鳴,記於心中。為了使作品富有時代感,除用了中國畫常用的散點透視法外,還加入了西方透視的技法,前方物象較大,後方的景物則較小。另外,玫瑰及睡蓮有無數的重疊,層層疊疊當中也有不少的空隙。希望觀者有置身其中的感覺,視線也能不住的穿插往來。

謝赫「六法」中先提出了「氣韻生動」,這是六法中最重要的一法。「謝赫論畫六法,而首貴氣韻生動。蓋骨法用筆,非氣韻不靈,應物象形,非氣韻不宣,隨類賦彩,非氣韻不妙,經營位置,非氣韻不頁,傳摸移寫,非氣韻不化。」「可見氣韻在畫中的重要性。畫言意境要求「情真」、「意新」,一圖一意。情因景發,既使人感動,又讓人玩味思考;不僅有畫家的『表現自我』。而且有表現同類人內心的普遍意義。」繪畫玫瑰及睡蓮時,真想製造一股清幽寫意的氣韻,因此著重於寫形寫景,「象物必須追求其神韻精粹,毋必求其形似」。 為了使畫面氣韻更為生動,兩幅作品分別加入了鴛鴦及飛蝶,顯然二者並非主角,但在畫面上起了重大的作用,牠們帶來生氣及躍動感。使清靜的玫瑰園及睡蓮池添上一份活力。

另外,前人之筆畫大師于非闇向有較大的立軸作品,如《腊梅茶花》 (圖一)、《綬帶雙清》 (圖二),多以疏朗清幽格局視人。我亦以此作參考及加以發展,如構圖上更為密集,構成繁盛的景象。

c) 從筆墨,設色分析《玫瑰園》及《蓮池漫漫》
我選擇了用白描的方法表現《玫瑰園》。白描常給人有種未完成的畫稿的感覺,就如于非闇的《花鳥寫生畫稿》 (圖三、圖四)。但我深信「凡作一圖用筆有粗有細,有濃有淡,有乾有濕方為好手,若出一律,則光矣」,只要注意筆墨濃淡,快慢的運用,白描也可以是上品。由於白描沒有色彩,我們必須將注意力全置於每一線條上,「意在筆先,乃繪事要訣」,又言「用筆貴在毫鋒,毫得於鋒,而手得於腕。或方筆或圓筆,剛柔互用。或有意或無意,畫盡畫隱。中鋒以包其氣,側鋒以縱其神。不脩乃雅,不工而雋。固筆潤貴在四得,神、氣、骨、肉是也。筆勁而墨活得之神,鋒絕而脈續得之氣,蒼潤剛正得之骨,縈和圓渾得之肉。心使腕運,縱橫咫尺於千里之外;筆週意域,隱約萬象在寸福之中。緊勁連綿,氣脈不斷,是意恣肆,自然傳神。」另外,我於玫瑰的枝葉及蝴蝶加上淡染,不但豐富了畫面,同時亦增加了畫的完整性。

《蓮池漫漫》則著重用色,力求絢麗之極卻歸於平淡,色調上則艷而不俗,淡而不薄。整幅畫以深藍及深綠色為主調,睡蓮則是紅色,與葉子形成了對比。葉子先用花青及草綠色渲,再用石青蓋染,感覺濃重易於表現質感。我亦以「隨類賦彩」的方法表現物象,雖然睡蓮的形狀是經過提煉和修飾,但其神態突出,這與色彩有密切的關係。色彩雖減弱了線條的力量,但線條的勾勒在《蓮池漫漫》仍非常重要,因為「或沒骨以壯圓渾,或勾勒以瓊線條,或隱形以貴神韻,或棄俗以尚骨氣」。 

綜觀二圖有關聯的地方也有對比之處。立意是有關聯的,兩者皆從幽靜的公園取材,觀之有所感其而作,也就是抒發內心感情的作品。構圖上亦有關聯,二者皆為全舖滿構圖法。但在筆墨和用色上卻有鮮明、清晰的對比,一幅艷而不俗,雅而不薄,一幅則重筆法,淡而有神。

三‧個人藝術觀點

本人一直以宋院體工筆花鳥畫作為研習的基礎,有以下的原因。

 

中國工筆畫有2500年之久的歷史淵源。她以獨特的藝術風姿、豐厚的審美內容而獨領風騷,在典雅與絢麗之中蘊含著東方哲學觀念和美學意識,成為宋之前最具代表性的繪畫形式。工筆畫的筆墨運用,形象概括與誇張,筆情墨趣的韻律感等,無不滲透著深邃意境和形式美感。在中國古代漫長的歷史進程中,工筆畫家在藝術實踐和理論總結中,以「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為基本追求。南唐、西蜀時代,我國建立了最旱的畫院。南唐徐熙代表江南畫派,其特點是:「以墨為之,殊草草,略施丹粉而已,神氣回出,殊布生動之意」。有「徐熙野逸」之說。西蜀的黃荃,「諸黃畫花,妙在傅色,用筆極新細,殆不見墨跡,但以輕色染成,謂之寫生」,有「黃家富貴」之說。徐熙與黃荃爭妍競艷,各有千秋,其畫風被譽為「徐黃異體」,影響所及至五代與北宋。歷代工筆花鳥畫,能以風格工整秀麗、雍容華貴、重視法度、體會入微者,莫如宋徽宗趙佶。鄧樁對他的評價:「筆墨天成,妙體眾形,兼備六法。」他的書法初學黃庭堅書體,後來自創瘦金書,筆法遒勁秀麗,與其繪畫的流暢線條,書畫合一,可謂酌合得天衣無縫。宋院體累積了眾多前人的心血,是藝術經驗的結晶,發展至宋代已達成熟可觀的境地,故以宋院體為研究範圍基礎,對發展具法度的工筆畫有莫大益處。

從宋院體花鳥畫中,歸納出以下各項特色及優點,而這些特點正是我一直所追求、所嚮往的。工筆畫以線立骨,以線作為造型的主要手段。線條有造型及表現感情的功能,線條的快慢、粗細、銳挫、起伏、轉折都直接影響物象的形軀。 工筆畫歷來重法度重程式,這是藝術家長期的藝術實踐和藝術作品中總結出來並被肯定的。故此,院體畫從立意、布局、用筆、用線、用墨、設色至收拾,都有一整套規範化及程式化的表現手法。工筆畫具有裝飾性。這是採用裝飾圖案的手法將現實對象加以組織配置,不局限於生活中的形體與色彩的真實性,而是依照內容的需要,按照美的法則,強調造型中的某些因素,有所提煉及誇張,使其有鮮明的節奏感及韻律感。宋院體的畫作設色濃艷而清雅,艷而不俗,歸於自然樸厚。線條、色彩、墨之濃淡等各方面融合,形成一種莊重、端正、嚴謹、內斂之美,使人的雙眼不斷停留在畫面上,看得愈久愈能發現其精緻可人之處,可謂百看不厭。 

我用心鑽研藝術,用心感受大自然和生活的一切。在我的生命中,藝術、生活和大自然是融合在一起的,不可分割。我對中國傳統精神文化有濃厚的感情,我認為人不是自然的主宰,天下為大,人類在大自然的懷抱裡應與它和睦共處,達到天人合人的境界,這也是中國儒家思想的精要所在。因此,中國畫家一直以來以茫茫山水、川河流泊和花草樹蟲為主要題材,都是離不開大自然的。我也喜在大自然中吸取養分和創作靈感,裁花弄泥,寵貓雀如己,我希望別人在我的畫中很容易便可以找到大自然的痕跡。觀者欣賞我的作品時,深感心悅神怡,仿佛與大自然混為一體,使人心動的同時,也令人感到恬靜,滲透出一股淡雅清逸的中國文化氣息。我的藝術也源於生活,常以我最愛的動物花草入畫。過去的三年多,涉獵的創作題材有山水、寫意花鳥和工筆花鳥,當中也有寫生創作。另外,香港生活的體現、現代的都市節奏與西方文化無疑也對我的藝術發展造成一定程度的衝擊,使我的作品沾上了韻律感和速度感。尤其在跟馬其寬教授學習寫意花鳥畫期間,我深深感受到毛筆在宣紙上的快慢會大大影響畫作的效果,乾濕濃淡的變化正體現速度感和韻律感。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我對藝術之意不在收穫,在乎追求自然的美善。這些日子一直用心創作,用心追求藝術的真善美,用心畫出富時代性、富有個性及民族性的中國畫。藝術的「真」是創作者用心繪出屬於自己的作品,並非為創作而創作,也不是刻意經營出來。而是有所感有所興,一筆一筆的經之營之繪在畫紙上。「善」者則是該作品能夠為觀者帶來喜悅、平安和歡欣之情,是一種由心散發出來的感覺。「美」是作品本身在視覺層面上的和諧與協調。我一直以此提醒自己,一件好的藝術作品不但在視覺效果上達到美的層次,對追求真及善的精神價值也不能掉以輕心。一開始在創作的道路上,我曾經猶豫,不斷的想是否要經過臨摹才可進入中國水墨畫的世界,經過一段長時間的摸索後,我看到歷代的中國書畫家,早如王羲之、蘇東坡、董其昌一直到時人如齊白石和張大千等莫不是由臨摹裡磨練出來的功夫。中國文化深奧博大經過千百年來的演變,絕不是僅僅憑個人的才能所能發揮出來,我相信一個水墨畫家必須多年浸淫在深厚的文化滋養中,經過漫長的歲月才能掌握到少少的技巧或文化的氣息。因此,我面對臨摹,熱愛臨摹,在古人的道路上開闢自己的新天地。


我亦認為藝術薰陶和滋養了我們的人生,使生活和精神狀態變得輕鬆愉悅。十八世紀中葉,西方的工業革命爆發,使現代人的生活得以改善,故此人會將精神和時間放在研究藝術及文學上。久而久之,現代人著重生活的質素,把藝術融入生活當中,形成了藝術的生活。如美化家居、綠化城市、富美感的建築物、商場的裝飾佈置,甚至街燈、垃圾桶、廣告招牌,都利用了藝術美化生活,無形中減慢了繁忙都市人的步伐,心靈也得以放鬆。
去年十一月,我舉辦了首次的個人作品展,這是我多年的夢想。展覽得以完滿結束,十分感恩。為了這次展覽,我於暑假開始籌備。加上創作研討課和行草課所研習的畫作及書法,恰好是展覽展出的作品。是次展覽的畫作以工筆花鳥畫為主,兼寫意及山水。本人尤好《閑花集》系列的工筆畫。百合、玫瑰、荷花和牡丹是我最喜歡的花草,故以花花草草繪出自我所思所想的。此九幅畫的構圖皆接近全鋪滿,空間較少,虛實的佈置是經過用心的經營。用色方面較濃,表現盛放的花卉。另外對於白描百合圖《雅香自在》也很喜愛。著重線條的表現和空間的分佈,構圖不求傳統。空間的虛實、花葉的疏密與大小、每株百合的遠近、線條的粗幼和用墨的濃淡,對整幅畫產生渾然一體的氣氛。其創作過程初為寫生及創稿,這是最吃力和最花時間的階段。因為在創稿的過程中不斷修改,或加或減。也正因為前人未有相同的畫作,所修改的過程也需動腦筋。尤其在後期的收拾和整理的過程中必須小心慎重,如加密葉脈來襯托出百合的淨白。舉辦展覽是藝術創作的使命,它不但使我們進步,也是向外界展示自己的內心世界。我希望將來一生中能有機會不斷地展出自己的作品,而每次展覽的點點滴滴將是我生命的紀錄。無論是舉辦個展或是聯展,無論是首次展覽或是其後的展覽,我將抱著認真的態度。用心去畫好自己的畫作,用心去欣賞別人的作品,用心的辦好展覽的每一頂瑣碎環節。同時,用心聆聽和接受別人對我的意見,觀畫者的回響正促使我們進步和成長。

要達到「乘雲氣,御飛龍,而遊乎四海之外」的藝術境界,的確非一朝一夕的事,故我對於藝術抱著堅持和執著的態度。我是完美主義者,對自己要求甚高,凡事力臻完善。我愛畫工筆,構圖複雜,喜把空間填滿,造成熱鬧稠密的感覺。我享受寫畫和臨書法,往往進入了忘我的境界,將身心溶化在紙上。總結我一生最幸福的事是認識藝術,能進入中大藝術系是我生命的轉捩點。從小家境不富裕,面對現實生活的壓迫,曾使我對自己在藝術道路上獨行有點猶豫,但經過種種原因到如今我視藝術如同生命,也如宗教般能夠傳遍每個人的心中,所以不再放棄。我深信只要憑著毅力和信心,一定能夠在天地間尋得自我,享受真正屬於自己的生命。在藝術上得到的滿足感比一切的物質享受更為富裕,因為即使再富裕,吃得飽穿得夠已經足夠了。中國人常言:「知足者,貧亦樂,不知足者,富亦憂。」藝術是心靈的表現,轉而即以影響於人類的心靈,我們需要以詳和暢適的心創作出詳和暢適的作品,以消解平日暴戾煩躁之氣。這正是中國畫真正的時代價值,也是藝術工作者的使命。

參考書目

1) 于非闇:《我怎样画工筆花鳥画》,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1957年。

2) 周積寅:《中國畫論輯要》,南京:江蘇美術出版社,1985年。

3) 李天甲:《中國畫論》,台北:維新書局,1968年。

4) 許祖良、洪橋:《中國古典畫論選譯》,瀋陽:遼寧美術出版社,遼寧省新華書店,1985

5) 李來源、林木:《中國古代畫論發展史實》,上海:上海人民美朮出版社,1997

2006年4月

關鍵字: 畢業作品  創作    2010-10-24 10:47:04
返回頂部】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相關評論
網友評論
 數據載入中...
 驗證碼
 
版權所有   ©  楊頌雅個人藝術網站  2010-2012年
香港新界元朗泰衡街大興大廈A座19樓7室   電話:(852)9641 5408   廣東省深圳市寶安區西鄉鎮固戍石街新村   電話:15820797382  
E-mail:nganga@netvigator.com
技術支持-中華書畫家藝術網  QQ:46334847